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双方的歉意与负疚找不到解决的出路

2017-08-10 17:23

 
    最早涉猎李叔同,还是在93年在北大进修期间,一接触便痴迷上了他。后来每有他的相关资料与书籍,总要沉迷上一
 
段时间。最近,又得到窦应泰先生所著的《李叔同的二次婚姻揭秘》,拿起便不忍释卷。仔细读来,感触颇多,几番白日琢
 
磨,夜里翻侧。
 
    李叔同的第一次婚姻,娶得是俞氏,为母亲与二哥做得主。俞氏不识字,但漂亮、能干、有主见,安心相夫教子,属于
 
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母。按照其母亲为他择妻的标准,或者说是一般人的评价标准,娶俞氏这样的女人确实不失为男人的一
双方的歉意与负疚找不到解决的出路
种福气。而对于李叔同来讲,他是一个精神诉求很高的人,一个视精神相通与精神共鸣为命的人。或许简衣陋室对于他更好
 
勉强,而“你不懂我”是他难以忍受的孤苦与寂寞。尽管他们在共同生活的过程中建立了一定程度上的敬意与感情,也有一
 
些彼此的靠近,李叔同教俞氏识字、写字、背诗词,俞氏在处理家庭事务上果断、清醒、有担当,让李叔同有所依赖,但精
 
神上的严重不等与失衡还是为他们埋下了悲剧的种子。
 
    李叔同的第二次婚姻,娶得是在日本留学期间结识的春山淑子,春山的父亲喜好绘画,淑子从小耳濡目染,加上她的敏
 
感与聪颖,对绘画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与鉴赏力,这就为她能够献身艺术(做李叔同的人体模特儿)并走进艺术家的心中提
 
供了可能。李叔同有过婚姻,但他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淑子的美丽、聪慧、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让身在异乡倍感孤寂
 
的李叔同难以抵御。尽管在那个时代里,中国一夫多妻的现象还很普遍,但超凡脱俗的李叔同是一个十分注重操守的旧文人
 
,由此,他在爱情的召唤与内心的愧怍之间苦苦挣扎,最终还是爱情占了上风,和淑子结合在了一起。
 
 李叔同以淑子为模特儿的素描双方的歉意与负疚找不到解决的出路
 
然而,李叔同内心的矛盾与纠结并没有因他爱情的决定而结束,相反,情感上更大的痛苦与痉挛才展开。当他携单纯而专情
 
的淑子回国后,把淑子安置在上海的朋友那儿后,他便回到天津的家中。
而当李叔同真正置身在天津的家中时,内心却抛不下上海的淑子。一面是五年来他求学扶桑为他含辛茹苦抚育两个未成年儿
 
子的俞氏,另一面是隐居在人地生疏的异国他乡并倍受相思之苦煎熬的春山淑子,他在家庭责任与美好爱情之间、在封建礼
 
教促成的旧式婚姻与自由恋爱而相结合的新式家庭之间左右奔突,内心背负着对。
当他听从自己心的召唤,离开津门来到上海与淑子生活在一起以后,他又无法忍受自己固有人格的扭曲与改变,无法让自己
 
心安理得地享受爱情的幸福,于是,他去杭州教书却不带淑子,只在周末来上海与淑子相聚。

上一篇:追根溯源是人的内在欲望的支配 |下一篇:当局的禁令让他深感在事业上的无望与挫败

版权所有 2016-2017 澳门黄金城--豪饮疏狂义满腔!

【百度★推荐★澳门新黄金城官方网站】技术分享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