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他的整个人生所有这一切都会走向毁灭

2017-08-21 22:30

 
  对贝莎的思虑全然盘踞了他的心神,他为她检查或按摩治疗时,她那急促的呼吸,令人陶醉的微笑,令人爱慕的眼眸,她的肉体所带来的温暖
 
又放松的感触,稍不提防,就侵入他的心灵。
  
  对自己相当多的个人特质,布雷尔十分引以为傲,他忠实,慷慨,才不过40岁,在欧洲已是闻名遐尔,他从未有过不诚实的行为,一次也没有
 
。不过,真有什么需要多作解释的话,只有他对贝莎的肉欲渴望,那种思慕的感觉本来应该是对他太太玛蒂尔德而不该放在贝莎身上的。
  
  恰在此时,莎乐美约见他,这是一个罕见的美丽女子,有力的额头,精雕细琢的坚强下颚,蓝色的明亮眼睛,饱满丰润的双唇,他挡不住她注
 
视的眼眸,他想到自己的处境是多么具有讽刺意义啊,他带着老婆到威尼斯来,是为了平复一位美丽女子对他生活所造成的损害,但现在,他却与
 
另一个更美丽的女子面对面地用餐谈话,他还发现,多日以来,这是他的思绪第一次从对贝莎的着魔中释放出来。虽说早要离开,老婆在旅馆梳妆
 
整齐,他却悠闲的与莎乐美共进早餐。他的整个人生所有这一切都会走向毁灭他的整个人生所有这一切都会走向毁灭他的整个人生所有这一切都会走向毁灭
  
  或许,我还有救,也许可以利用这个女人,把贝莎从我心灵的舞台上挤出去,就像药理学上的替代疗法一样,与贝莎相比,眼前的这个女人,
 
毕竟更为精致,更加善解人意。而贝莎是个——不成熟,尚未发展完全的女人,是个笨拙扭曲地困在一具女人身体里的小孩子。
  
  然而布雷尔知道,贝莎吸引他的,正是她那幼稚的天真。这两个女人都让他激动,对她们的思绪,为他的生殖器带来一股温暖的悸动,两个女
 
人都让他害怕,她们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让他感到危险。莎乐美让他怕,是因为她的力量,她可能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贝莎让他怕,是由于她的
 
柔顺,他可能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当他想到他曾在贝莎身上所冒的危险时,他不禁不寒而栗了,他差点就触犯了医疗伦理的基本原则,那种可
 
能的后果,将殃及他自身,他的家庭,。
  
  他真正的忧愁是妻子玛蒂尔德,她把自己的生活融入到他的之中,她一直钟爱他的几个孩子,她从家族带来的嫁妆,让他变成一个非常富有的
 
人,布雷尔再次想到,当他娶她的时候,她是他所见到的最美丽的女子,而且依然如此,维也纳哪个男人不对他艳慕有加?那为何无法碰她,吻她
 
呢?为什么她一开口说话,就会让他惶惶不可终日?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可怕的念头,必须逃离她的控制呢?
  
  一次又一次,布雷尔想到整理整理就离开,离开玛蒂尔德,孩子们,维也纳,离开一切东西,他不停承受着这种疯狂的念头。
  
  从头到尾,布雷尔都认为他与贝莎的绯闻是完全封闭的,换言之,只发生在他的心中,而且,完全瞒过了贝莎,当有一天,贝莎宣称她怀了布
 
雷尔的孩子,玛蒂尔德听说了这项假怀孕的消息很愤怒,坚决要求把贝莎转診给另一个医生,而且解雇了护士伊娃。
  
  贝莎与另一个医生在一起,布雷尔不知所措,而这个医生已爱上她,而且,向她求婚了,布雷尔被他们两个在说话,抚摸甚至做爱的幻影所侵
 
扰,他为嫉妒所苦。
  
  布雷尔幻想改变自己的生活,找出某种方法来逃离他的监狱,他的婚姻,文化与专业的监狱,并且把贝莎拥在怀中。有一个特别的幻想积聚了
 
力量,他想象有一天晚上回家时,看到一群邻居与救火员积聚在他住所,他的房子陷入一片火海,他把外套遮在头上,冲过阻拦的臂膀上楼去拯救
 
他的家庭,但是那火焰与烟雾让援救落空,他失去意识,醒来,人们告诉他,他整个家庭都死于这场大火,他痛苦万分,他的悲伤难以形容,但是
 
他自由了,与贝莎在一起的自由!跟她远走高飞的自由!或许去意大利,或许去美国,过那种从头开始来过的自由。
  
  这个幻想猛烈地防御它自己,抗拒着干涉,一旦启动了,它必须要跑到终点。在家里的时候,他无法看玛蒂尔德,始终被突发的罪恶感所苦。
  
  早上,放走鸽子,几乎就像告别家庭一样困难,布雷尔哭泣着,带着忧伤观看着它们飞翔,每一次银白色翅膀的舞动,都意味着他科学研究生
 
涯的结束。在天上空无一物了很久之后,他依然持续凝视着窗外,这是他有生以来最痛苦的一天,那个场景他在心中已演练多次,“玛蒂尔德,我
 
只能有话直说,我必须拥有我的自由,我感觉受到了羁绊,不是由于你,而是由于命运,而且是一种不是我所选择的命运,我突然老了,我发现自
 
己是一个老人,被埋葬在一种生活里头,一种职业,一种事业,一个家庭,一种文化,一切事情都是指定给我的,我自己没有选择任何事情,我一
 
定要给我自己一个机会,我必须有机会去找到我自己!”在惊愕与恐惧之中,玛德尔德只能瞪着他,她把两个拳头都按到她的嘴上,转过身来背对
 
着他,颤动的身体开始抽泣。
  
  她的泪水落在她的大腿上,她的胸部随着她的饮泣而起伏,就在那个时候,那一瞬间,布雷尔了解到他抵达了他生命路程上的十字路口,他已
 
经走上了岔路,远离了人群,除了身上的衣服,一个小手提箱,足够喂饱自己的钱,布雷尔在恍惚中离开了家。
  
  当布雷尔离开他的診疗室,他噙着一把眼泪,下次造访时,这块招牌不会在那儿了,他的办公室很快就会失去他存在的气味,他会被遗忘,他
 
的地位会被时间与他人的存在所吞噬。

上一篇:当无路可走时风景像极了深圳的海景路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2016-2017 澳门黄金城--豪饮疏狂义满腔!

【百度★推荐★澳门新黄金城官方网站】技术分享机构